今天是:
English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研究报告>产业报告

产业报告

2020-2029年木薯的市场形势和预测要点

2021年06月25日 浏览量: 评论() 来源: 作者:

1、市场概况——木薯的市场地位在不断增长

根茎作物是指根部(如木薯Cassava、甘薯Sweet potato和山药Yams)或者茎部(土豆Potato和芋头Taro)产生淀粉的植物。它们像其他大多数主粮作物一样,供人类消费的同时,也可以作为动物饲料和工业加工用,尤其是淀粉、酒精和发酵饮料的生产。根茎作物如果不被加工,收获后很容易腐烂,这一缺点限制了根茎作物的贸易和贮藏。

在根茎作物中,土豆占据了世界根茎作物产量的优势地位,木薯位于第二位。考虑到世界饮食的重要性,土豆位列玉米、小麦、大米之后排在第四位。与其他主要粮食作物相比,土豆可以提供更多热量、生产用地较少、适宜种植的气候条件范围广。最近,土豆的主导地位受到木薯的不断蚕食。实际上,土豆是发达国家主要的根茎粮食作物,由于发达国家人口降低,导致土豆在未来几十年内会处于长期降低的趋势。

木薯产量每年以超过3%的比率增长,差不多是人口数量增长的3倍。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木薯产量翻倍。木薯主要种植在热带气候带和世界最贫穷国家和地区。木薯已经被认定为维持生计的粮食作物,木薯作为商品,还有更为重要的价值,如在农村发展和脱贫中的作用、在粮食安全保障、能源保障中的作用以及其它更为重要的宏观经济效益。这些因素促进了木薯的快速商品化和木薯加工方面的大规模投资,也促进了木薯成为全球范围内的粮食作物。

2、市场形势——非洲木薯的主粮地位和世界贸易地位不断提升

全球最大的根茎作物生产位于亚洲(95Mt)和非洲(90Mt)。尤其是在撒哈拉南部非洲,根茎作物在主粮中有着重要地位。在全球范围内,约有124Mt用作粮食。55Mt用作饲料,55 Mt用作生物燃料和淀粉等其他用途。根茎作物易腐烂的缺点限制了新鲜产品的国际贸易,生产国倾向于自给自足,但仍有14Mt以加工或干制品的形式进行国际贸易。泰国和越南是主要的出口国,而中国是泰国和越南的主要进口国。

2019年,世界根茎作物产量达到237Mt(干物质重量),比2018年增加3 Mt。增加的产量主要用作粮食。2019年根茎作物的价格(以泰国曼谷木薯粉批发价格计)稍显疲软,主要原因是主产区产量令人满意,这也导致全球的贸易量增加了0.5 Mt。

木薯生产投入较少,收获时间弹性较大,成熟之后可以继续保留在种植地中。木薯对干旱等多变气候条件的适应性较强,这一点使得木薯成为气候变化适应策略的重要选择。相比于其他粮食作物,木薯有其价格优势和多用途的特点。在非洲,木薯以高质量木薯粉(High Quality Cassava Flour, HQCF)的形式被作为战略性粮食作物,主要原因是木薯相较其他进口谷物其价格趋于稳定。强制性在小麦粉中添加木薯粉从而减少小麦进口量,这样既减少了小麦的进口订单,也保留了珍贵的外汇。

受亚洲能源安全驱动,在强制性要求添加乙醇到汽油中的情况下,用作饲料的木薯被用来蒸馏乙醇。在贸易领域,加工木薯正在世界范围内与玉米淀粉和动物饲料展开竞争。

土豆主要用作食用,是欧洲和北美等发达地区的主要食物。这些地区的土豆食用总量较高并已经达到饱和,超过人口增长的土豆消费增长幅度将受到这些地区的限制。发展中国家对土豆的需求增长将成为世界土豆消费需求增长的动力。

近十年来,中国甘薯的种植面积大幅度下降导致世界甘薯种植面积下降,这一点没有争议。食物需求决定了甘薯和其他一些相对次要根茎作物增长的潜力。这些根茎作物的多样性用途相对有限。因此,消费偏好和价格优势在塑造根茎作物消费上具有重要作用。

3、预测要点(Projection highlights)

据《OECD-FAO农业展望报告2020-2029》预测,未来十年根茎作物的生产和利用将增加18%。低收入国家每年增加量达1.7%,而工业化国家将逐年发生较小程度的降低。世界范围内,根茎作物土地利用增加量将略高于71Mha,但在地区间会有所变化。非洲国家将增加耕种面积,而欧洲和美洲将有所减少。非洲和亚洲的根茎作物产量提高将主要通过投资增加这些地区土地的利用强度来实现。

非洲每年人均将消费超过41 kg的根茎作物。受此影响,到2029年人均每年将有1.5 kg根茎作物进入饮食中。受到中国生物燃料工业的影响,根茎作物用作生物燃料的数量将翻倍。饲料和其他工业应用仍保持其重要地位,在预测期内将只有10%的缓慢增长。

国际贸易中的根茎作物仅达到了全球市场总量的6%上下。在中度期间内,这个份额将保持稳定。泰国和越南出口总量将达到13 Mt,主要用来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生物燃料和工业淀粉需求。

考虑到根茎作物和谷物在粮食和饲料市场上的可替代性,根茎作物价格预计将有着与谷物相同的价格路径:也就是说,名义价格增加而实际价格降低。

(译自OECD-FAO Agricultural Outlook 2020-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