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English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研究报告>投资报告

投资报告

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农业农资合作的期待与展望

2021年05月06日 浏览量: 评论() 来源: 中国东盟农资网 作者: 张宁 赵爽

东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而起源于中国境内青海唐古拉山的澜沧江-湄公河所联结的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五国是东盟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14年11月,李克强总理在第17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首次提出,在中国—东盟(10+1)框架下探讨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到2016年3月23日,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成功举行,澜湄合作机制正式启动;再到今天六国合作逐步升级,澜沧江-湄公河上下游“同饮一江水”的六个国家,正在致力于结成更加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发展共同体、合作共同体”。
  一、澜湄农业农资合作的优势
  中国与湄公河五国都是农业国家,农业农资合作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澜湄六国农业农资投资合作更具有不可忽视的优势基础。具体表现在:
  1、具有山水相连、文化相通的区位优势
  中国与湄公河五国地缘关系紧密,澜沧江-湄公河纵贯中、缅、老、泰、柬、越六国,澜湄六国同饮一江水。此外,中国与湄公河五国历史文化渊源相通,澜湄六国在生活习惯、语言、文化、传统等方面具有很强的相近性。
  2、具有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合作诉求
  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在农业农资的资源、技术、产业结构等方面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彼此合作诉求强烈。中国正在实施乡村振兴、精准扶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一系列决策,亟需拓展农业发展空间,与周边国家尽快构建形成资源禀赋互补、技术优势互补、产品流向互补、产业格局互补的互利共赢局面。而湄公河国家把农业作为基础产业,发展农业,解决粮食安全问题仍然是重中之重,但是投资匮乏、基础设施不完善,技术有待提升等问题仍然是较大困扰,对境外国家的农业投资需求强烈。
  3、具有关系稳定、基础良好的合作环境
  自澜湄合作机制启动以来,双方关系不断发展,从懵懂的摸索期迈入快速发展的成长期,进入了全方位发展的新阶段。澜湄合作、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活动较为活跃,为农业合作营造了良好的环境。中国已连续12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2019年替代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今年1-2月更跃升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2018年,中国对东盟的农产品出口额176亿美元,占对全球农产品出口额的1/5;2018年东盟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2大(仅次于巴西)农产品进口来源地,进口额达到185亿美元,占中国全部农产品进口额的13.5%。中国对澜湄国家的农产品贸易(进口和出口)均占与全部东盟国家的50%以上。

\

2018年澜湄合作伙伴国在中国—东盟农产品贸易中的比重

快速发展的农产品贸易也带动了农资贸易的快速发展。2001—2018年双边农资的贸易总额年均增长16.5%,高于农产品贸易的增长速度。2018年,中国与东盟双边农资产品贸易总额52亿美元,中国出口多、进口少。

\

 
  二、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农业农资合作现状及问题
  湄公河国家是中国农业对外合作的主要伙伴之一。通过农业农资投资带动湄公河国家当地农业发展、改善民生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
  近年来,中国对湄公河国家的农业农资合作开发领域不断拓展,从最初的海外直接种植发展到加工、仓储、物流、贸易等产业链各个环节,涉及粮食 (水稻)、经济作物 (橡胶、棕榈、木薯、甘蔗)等多种农产品,且呈迅速扩大的趋势。
  同时,通过对外援助、技术合作等多种平台,中国也为湄公河国家提供种子、农药等农用生产资料,展示、推广中国先进适用的农业生产技术和农用机械,带动了当地生产力水平以及农产品国际竞争力的提高。中国参与湄公河国家提升农业生产资料质量水平、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等有关实施计划,探索开展绿色、有机等高端农产品开发合作,参与农业跨境智慧生产及管理系统、农产品电子交易平台等建设,澜湄农业农资合作的空间和潜力巨大。
  近年来,中国对湄公河国家的农业投资合作成倍增长。从投资方面来说,中国对东盟的投资规模和企业数量逐渐增多。从东盟整体来看,中国对老挝、和柬埔寨农业投资流量排在第一和第四位,分别占对东盟地区农业投资流量总额的29.7%、和6.3%,对老挝、泰国投资存量分别排在第二、三位,分别占对东盟地区农业投资存量总额的22.9%和12.4%。虽然企业数量多,但普遍规模小且分散,其中,老挝 (86家)、缅甸(52家)、柬埔寨(45家)是中国对湄公河国家农业投资设立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也是中国境外农业企业分布最多的国家。但是,目前民营中小企业是农业投资的主力军(90%以上),而相比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投资项目小而散,资金规模不足、贷款困难等问题制约了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农业投资合作的快速发展。另外,合作领域和产业链广泛,主要集中在粮食、热带经济作物等种植业,此类问题也亟待改善。
  从经贸合作方面来看,在澜湄合作机制引导下,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已经形成了多层次、多主体参与的农业合作机制基础,签署了多个双边农业合作备忘录、协议、协定,实施了包括农产品、农资等一系列科技示范项目。例如,支持多家国内种子企业在亚洲的多个国家建设农作物高产育种站(示范基地)等。也通过成套项目、技术合作和人力资源开发等形式在湄公河国家开展农业援助。
  目前,中国正积极开展与柬埔寨、缅甸等国家在农业发展上的对接合作。2019年5月28日,“柬埔寨中国热带生态农业合作示范区”香蕉输华接收仪式,在上海龙吴水果批发市场举行。首批五个集装箱共100吨香蕉,5月9日从柬埔寨金边首发,于5月22日运抵中国上海。这也是柬埔寨水果首次出口中国,是两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推动在农业方面互利合作的一次试水。旧首都仰光(Yangon)和旧皇都曼德勒(Mandalay)是缅甸化肥分销的主要市场——仰光是化肥通过缅甸海路进口的主要港口,而曼德勒最靠近缅中边镇木姐(Muse)与瑞丽,是滇缅农业合作实现互利双赢的最佳上缅甸城市、缅中陆路通道曼德勒-木姐/瑞丽的起点。中国通过提供高效复合化肥,大大改善缅甸农业生产状况,提高缅甸农作物品质,增加缅甸农家收入并带动缅甸农业发展。但农业农资合作领域还有待扩展,农业农资经贸往来仍有待促进。
  三、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农业农资合作的发展展望
  目前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农业农资合作呈现领域广泛,但产业链薄弱,尚未形成农业农资合作合力等问题,建议从政府和企业两个层面,加强对湄公河国家农业农资经贸合作的统筹规划、平台搭建、集聚发展,推动在湄公河国家农业农资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有效延伸。
  1、战略上加强顶层设计合作,充分利用各类多双边机制推动重大项目落地。
  推动中国乡村振兴战略与湄公河国家农业农资发展战略的有效对接,联合开展农业发展顶层设计合作,借鉴中国与柬埔寨、老挝合作开展规划编制的经验,与其他湄公河国家加强战略对接,构建稳定、共赢的双边农业合作框架。利用好澜湄合作机制,深化重点项目合作。进一步完善与湄公河国家农业农资合作的定期交流协作机制,就农业农资发展战略充分交流对接,共同制定推进农业农资合作的规划和措施,围绕重点产业、经贸往来、技术交流等开展农业农资合作项目,为企业投资合作起到协调、引导、支持的作用。
  2、创新合作模式,共建农业园区,为促进双方经贸合作搭建平台
  湄公河国家是中国在境外农业园区建设较集中的地区之一,湄公河国家农业园区主要从事水稻和部分热带经济作物的种植与加工。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实践来看,很多企业赴境外开展经贸合作的首选目的地就是东盟地区,因此在湄公河国家地区也呈现出中国企业较多,但发展较为零散,甚至存在恶性竞争的情况。
  因此鼓励“走出去”的涉农企业创新合作模式。一方面,支持有实力的企业牵头在湄公河国家建设农业产业园区,在境外搭建基础设施完善、产业链完整,主导产业规模化、集约化运作的园区服务平台,与湄公河国家当地企业和其他中国“走出去”企业共享资源、互利合作、共同受益,集中展示中国优势技术,带动湄公河国家农业发展、增加就业、改善民生,履行社会责任。另一方面,引导在湄公河国家开展农业农资经贸合作的企业积极参与境外农业园区建设,共享园区基础设施,降低农业投资成本,入区企业之间加强业务横向联合或纵向联结,共同争取湄公河国家更多的政策支持,发挥集聚效益,增强风险防范能力。
  3、发挥技术交流合作先导作用,加强从农资到优势农产品的全产业链合作

利用湄公河国家与中国区位相近、技术互适性强的优势,立足优良品种试验站、技术促进中心等平台,在品种研发、农产品加工、农资供应、病虫害防控等环节加强技术合作,引进、研发、推广中国先进适用的农业农资技术、品种和设施,帮助湄公河国家提升农业生产加工技术水平,并带动中国农业技术、品种、设施、企业“走出去”,以技术聚集促进对外投资聚集和企业聚集。
  发挥各自优势,用好中国在种植、生产加工等领域的优势品种、技术、农资、农机装备等,帮助湄公河国家提升综合生产能力,同时,加强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在育种、加工、仓储、物流等价值链两端环节的合作。围绕天然橡胶、蔗糖、木薯等湄公河国家优势农产品,发挥中国在种植、加工等方面的技术优势,以及巨大的产品消费市场,加强生产、加工、仓储、物流、贸易全产业链合作,提升优势农产品的供给能力。相信,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引擎带动下,在澜湄合作机制的有力引导下,通过战略对接、产业合作、模式创新、平台搭建、政策支持等加强中国与湄公河国家的农业农资合作,一定能够推动澜湄六国的农业农资合作层次不断提升,形成更加紧密的命运共同体。